巴黎日记:学者要求美国得是“国际领导者” 有

2020-04-06 15:36栏目:国际
TAG: 国际

  早上十时,从党和国家领导人到普通民众,全国每一个人,静默三分钟。上海一位清洁工人在一个角落独自一人摘帽默哀的镜头,深深打动了海内外华人。我是在网上观看的这一幕,真的是体会到什么是中华民族的家国情怀。

  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我曾在华人微信群说过这样的话:“中华民族五千年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,怎么可能被一个病毒打趴下”。话虽然这么讲,现在回过来看,还是没想到这场战役打的如此惊心动魄,荡气回肠。

  不过当地时间早上九点,BFM电视台在播放中国的哀悼活动时,一位专栏记者压低声音出口不逊:“他们正在埋神奇宝贝”,引起法国、华人社会和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的批评和谴责。

  虽然这位嘉宾和电视台都迅速道歉,但那位嘉宾辩称当时以为麦克风已关,这个道歉又立即引起大家的愤怒。其实误以为麦克风关了讲的才是真心话。虽然欧洲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,法国也倡导平等博爱,但一些人骨子里仍然排除不掉种族主义的印迹。

  当然,法国也有不少正直的媒体人对此行为绝不认同。曾在解放报任职,有过香港报道经历的记者玛格丽特写道,“我们需要停止把这种种族歧视的言论称之为‘过失’,因为这不仅仅是‘过失’,更是种族歧视”。

  法国“20分钟报”更是引述一名记者的推特评论作为文章标题,谴责涉事的记者勒西普勒:“对于您来说,这些生命根本就一文不值”。

  也有不少观众将此事报给管理法国视听传媒的独立行政机构“法国最高视听委员会”,表示涉事记者的言论“已经损害到新闻行业职业道德”。

  今天是封城后的第三个周末,还是一如既往的风和日丽。我发现走出户外的人明显增多,戴口罩的只有一位——还把鼻子露出来。法国政府也承认,“巴黎太多外出散步的人,太多闲逛的人”。法国自出现疫情以来,大巴黎地区一直是重灾区,相当于中国的武汉,但民众的表现和武汉实在悬殊。

  昨天中国百位学者发表致美国社会的公开信后,仅仅一天,美国90多位学者就联名回应,不由得十分佩服美国的效率。我们大概用了十几天,美国竟然一天就完成了。所以我一直都认为不管美国问题多么多,多么严重,中国还是不能轻敌。

  但这一次美方学者的公开信和中方比却逊色不少。虽然他们也赞同团结起来共同应对疫情,但仍然对中国大加指责。切不说其指责是对是错,但一方面讲团结,一方面批评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。二战时,英美苏中四大同盟国相互之间分歧也很多,但绝不会相互指责。9·11全球站在美国一边反恐时,可有一个国家指责美国哪里做的不对?

 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,中方学者的倡议由于占据道德高地,美国也无法否认,但它的指责表明,至少美国知识群体并没有真的想和中国和世界团结合作。

  美国的霸道和单边主义、自我为中心已经深入到精英的骨髓中了,不经意间就会流露出来。非常“巧合”的是,就在美国学者的回应出炉之时,德国愤怒的抗议之声传遍世界:德国从中国订购的口罩在途经泰国时竟然被美国劫持了。这是继法国、加拿大之后美国的第三个大手笔。如此看来,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会有合作的理念呢?

  美国的公开信,有一点我印象很深,就是它强调合作要建立在以美国为“国际领导者”的基础之上,这只能是他们的一片痴心了。特朗普入主白宫以后,从全球各个领域退出,早就抛弃昔日领导者的心态和作用。

  这一次疫情,中国率先在全球展开援助,欧洲随后就跟上,只有美国仍然是自私自利。从试图强买德国疫苗技术为已所有,到全球大抢口罩,这样的国家你让它如何发挥“国际领导者”的作用?美国选举要到今年11月才举行,即使特朗普败选,这一轮疫情恐怕也早就结束,怎么可能指望美国去当领导者呢?

  事实上,今天的美国只想自己,根本不想为这个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,甚至即使它想当,是否有能力呢?它有口罩吗?有呼吸机吗?有足够的医疗队吗?有足够的药品吗?什么都没有,还要靠抢别人的,它怎么去领导啊?即使它想领导,这个世界放心吗?

  更重要的是,要想领导世界抗疫,你得首先解决好自己的问题。如果美国是第一个打败病毒的国家,全球都不会有意见。但现在美国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,总数超过30万,死亡人数一天超过1000人,经济中心纽约就超过10万人。美国自1月21日出现第一个病例,到4月3日两个半月的时间,美国疾控中心才建议民众外出时戴口罩。这种能力,美国有什么资格领导世界?

  一个既无意愿,又无能力,更得不到世界信任的国家,美国学者竟然在公开信上提出这样一个建议,我实在无法理解。

  至于此信批评中国“隐瞒数据”和“不透明”,这都成了宣传语言了。全球最权威的《柳叶刀》和世纪卫组织都认为中国高效透明,何以美国学者们竟然不懂得尊重专业人士呢?

  隐瞒数据是西方一直用来攻击中国的武器,我也多次回应过。数据准确一是取决于是否有检测试剂,二是是否进行大规模的检测。

  中国1月16日开发出全球第一个检测试剂并立即用于武汉。在检测试剂开发出之前,所有的数据都缺乏技术支撑,只能依靠临床经验,当时正是流感季节,不做CT也区别不出来,但流感病人谁会去CT做呢?所以1月16号之前的数据当然不准确。但这不是中国要隐瞒,而是面对未知病毒制造出检测试剂需要时间,中国的速度已经是相当惊人了。随后中国20号就发起全国抗疫,23号就宣布武汉封城,中国有时间隐瞒吗?

  在我印象中,两国知识精英的公开较量,中国明显占上风的时候不多。但这一次,中国学者赢得有理有据。

  还有网友对我说,中国学者的公开信确实漂亮,但有多少实际作用呢?但从美国学者如此迅速的回应看,这次中国学者的表现打中了要害。

  很多年以来,我都认为中国学者在事关国家利益的国际事务的作用,并没有有效发挥出来。学者有其优势,一是有专业背景,二是说话尺度大,影响也大。在很多时候发声效果好,成本小。假如这次是百位官员公开信,作用就不一样了。

  2014年中法建交50周年,习主席访问法国,并举行了一场由两国外交部主持的研讨会。我作为唯一一位旅法学者应邀参加。研讨会的主题本是中法关系,谁知会中一位法国学者突发冷箭,提出中国应该帮助欧洲应对俄罗斯“吞并”克里米亚造成的挑战,随后一位官员附合。

  这个话题中方代表显然没有得到国内授权,不相干的问题嘛,所以无法回应。法方不依不饶,会议中再度提出。这下我坐不住了,立即举手三连问:“第一,俄罗斯和欧洲的问题和中国有什么关系?为什么一定要中国参与?第二,如果中国应该参与,那么东海和南海问题欧洲是不是也应该参与站在中国一边?第三,中国参与解决请问有什么好处吗?”

  顿时,法方哑了,连回答都没有,也自此再也无人提这个话题了。这样的话和表达方式只能学者说。我相信,自这次百人公开信之后,全球将会听到更多中国学者有力有理的声音。

  昨天的日记发表之后,有网友来信问了一个尖锐的问题:西方的新闻自由原来是这样的,那么中国有新闻自由吗?我的回答是:中国和全球所有国家一样,对媒体的管理有两个共同的底线:一是不能损害国家利益,二是不能否定体制。但具体政策大家都可以讨论、批评。比如前一段时间大家对《外国人永久居留管理条例》的争论就是如此。其他就只有管理水平和能力的区别。我承认西方在这方面确实有它突出的优点。

  这里必须指出的是,西方的政党和体制没有关系,它的生死兴衰和体制没有任何影响,也和国家利益没有直接关系。所以在西方批评政党是很正常的。但在中国,政党的命运和体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,是一体的,否定政党和它的作用就是否认体制,这当然是不允许的。这就是为什么,在英国,任何人可以批评政党,但不能批评女王。因为女王是体制的象征,它和体制是一体的。

  据瑞士新闻报道说,恐惧之下,公民能够接受很多事情。但信息安全专家警告说,在危机结束后,新冠病毒疫情不应成为剥夺公民基本权利的借口。

  今天法国终于把养老院的数据统计出来,确诊人数一下增加两万多,超过中国,死亡率则超过10%。西班牙今天则一举超过意大利,成为全球病患第二多的国家。德国增长趋缓,但总数已接近十万。英国的死亡人数超过4000,不知道还要增长多少。

  严重的危机下,欧洲也越来越务实。瑞士已经开始通过监控智能手机,来监测民众聚集情况,以抑制新冠病毒的传播。应瑞士联邦的要求,该国主要电信运营商瑞士电信(Swisscom)对公共场所的人群聚集情况进行监测。具体来说,如果在一个密闭空间(100平方米)内,同时出现20部以上移动电话时,瑞士电信将向联邦当局发送通知。正如瑞士媒体所评论的,恐惧之下,民众接受的东西越来越多。

  就是向来对大数据监控最坚定的德国,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希望采用中国的措施。世卫组织也称赞说,在实施隔离方面,新技术提供了有力支持。德国病毒学家德罗斯滕(Christian Drosten)也确信,从科学角度说,搜集行动数据“很有意义”,尤其是在抗疫的早期阶段。他并非唯一持此观点的人,包括联邦卫生部和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的专家们都希望如此。该研究所正在开发一种类似的技术。甚至联邦总理默克尔已表示,她个人会这么做。

  疫情如火,西方的反应却如同牛步,真不得不令人惊叹:问世间价值观为何物,竟直叫人以生死相许。

  最后分享一个和口罩有关的趣事:一位华人朋友看邻居法国老太太每天不戴口罩就出去遛狗,动了恻隐之心,送了几个。老太太高兴坏了,说在法国根本买不到,转眼间就戴着去遛狗了——在国内戴个口罩是非常普通的事情,但在法国却是极不容易啊。虽然法国政府坚持健康人戴口罩没有用,其实民众早已用行动戳破了,总之你撒你的谎,我戴我的口罩,大家都相安无事吧。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贾小朵的突然被杀中断了兄弟三人的离京计划
  • ·外交部:中方希望尼日尔尽快恢复宪政秩序(2
  • 肇事车主仍未找到
  • 联合国,国际英文,国际 英语
  • 提供政策咨询、办赛指导、裁判员选派等服务